小偷家族。回归关注人性,讲述被遗弃之人的电影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新鲜事
摘要

枝裕和导演在今年戛纳主竞赛单元带来新作《小偷家族》,用隐忍的手法表达了一个日本家庭的日常。你无法选择自己的家庭,但家庭是你永远要面临的一个选择,日日如此。

对于戛纳电影节来说,是枝裕和导演可谓是常客了。自他2001年的《距离》开始,它与2004年的《无人知晓》、2015年的《海街日记》都提名了金棕榈大奖;2009年的《空气人偶》与2016年的《比海更深》入围了当年的“一种关注”单元,2013年的《如父如子》获得了“评审团奖”。而这一次,是枝裕和的新作《小偷家族》,则是获得了今年第71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金棕榈大奖的提名。

《小偷家族》这部风格特别的犯罪家庭电影,讲述了一个令人心碎的故事,是枝裕和也凭借这部电影,又一次证明了他作为世界影坛最优秀作者导演之一的地位。他的这部关于偷盗与爱的电影,再次给人的心灵带来了震荡。

Osamu(中川雅也饰)和爱人Nobuyo(安藤樱饰)人到中年,做着薪水微薄的工作,艰苦的环境令这对夫妻生活无望,甚至连爱都快做不起了。他们生活在东京逼仄的公寓中,住在一起的还有即将步入青春期的儿子Shota(Jyo Kairi饰),Nobuyo年轻的妹妹Aki(松冈茉优饰),以及身体虚弱的祖母(树木希林饰)。

一家人基本靠着祖母的救济金过活,散发着霉味的小公寓很难满足所有家庭成员的需求,家里塞满了破烂盒子,旧玩具被丢得到处都是。这个家庭似乎宁愿生活在垃圾堆里,也不愿意收拾收拾屋子。Osamu夫妇即使有时间上床,家里也找不到合适的地点。

不过家里的成员都深爱着彼此,他们通过不同的元素维系在一起,爱、金钱、孤独与恐惧,最重要的当然是金钱。当然了,影片起了《小偷家族》的名字,片中偷窃的场面自然是少不了的。爸爸Osamu和儿子Shota喜欢在一起偷东西,每次偷之前还有一套有意思的击拳套路。影片呈现了是枝裕和在导演和编剧方面的最好水平,其中这一家人凝聚在一起的情节微妙而带有迷惑性,同时又具有发人深省的感动力量。

小偷家族中的父子兵是枝裕和此前对类型片的首次尝试,以媒体的诸多差评告终。这一次,他小心翼翼地从以往的经历中,回归到所熟悉的领域——人性上,而这个主题在此前的25年里,帮助他树立了全球最具才情导演之一的名声。另一方面,是枝裕和影片中常见的关于父母的焦虑和痛苦,让人们时常将他看做小津安二郎的继承人。而《小偷家族》里,是枝裕和展示了一种杀手天生的尖锐性,而这种特质也是最近几年日本作者导演所普遍缺乏的。

影片的前半部分,像《海街日记》一样缓慢舒适,而后半段却给人带来了巨大的心灵震荡,足够让观众回想起《如父如子》的结尾。观众受到的情感冲击,甚至会让人一路回溯到导演2004年那部社会现实题材的电影《无人知晓》。其中令人久久难忘的情节,也像这部电影一样给人带来无限伤痛——这两部影片都残忍地将无人所属的孤独解剖到银幕之上。

影片最开始,是Osamu和Shota父子的一次例行偷窃,直到他们在公寓附近发现了一个被抛弃的五岁女孩儿Yuri(Miyu Sasaki饰),剧情才进入正轨。Yuri并不擅长言辞,但是她身体表达的恐惧却分外有声。而Osamu的妻子,也非常轻易地做出决定,让女孩在自己家多待一段时间。他们并不是为了绑架女孩索要赎金,再说了,既然这个小女孩儿是被抛弃的,那么谁更爱她,她就该跟谁一起生活。

Osamu非常喜欢这个小女孩,虽然充满犹豫,但情感非常真实。当然,当他们知道女孩是天生做小偷的料后,就更乐于接纳她了。售货员从来不会怀疑她,即使有人抓到她偷窃,也只会请她吃糖假装惩罚她。Yuri这一角色是电影中作用巨大的剧情催化剂,是枝裕和通过她的形象,耐心、温柔地从她身上投射出其他家庭成员的影子。

导演也是解构冲突和套路的大师,他在讲述《小偷家族》的时候,从没有丧失影片最具共鸣的真实之处。如果说,本片花了90分钟让我们沉浸在对角色的担心,以及对他们每日生活的关注上话。那么剩下的30分钟,又让这群人紧密联系在一起后,再将他们拆散,并且在这个家庭中榨取了最后一滴人性。原本隐藏在沉寂感情中的深深裂缝突然爆发出来,影片一直以来剧集的伤感情绪,通过Nobuyo面对镜头的一次简短告白倾泻而出。

这是一系列情感强烈的情节中,爆发出最浓郁情感的一瞬。即使到后来观众们的眼泪干掉之后,也会感谢是枝裕和隐忍的表达,感谢他让角色一直以来处于困境之中,并终将其化成影片最震撼一幕所运用的柔和手法。你会发现,影片中的演员在银幕之上融入到了角色之中,他们开始成为那些拥有灵魂的角色,我们也能看到他们最坦诚的样子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片中两位小演员的表现非常亮眼。两个小朋友此次都是第一次出演剧情长片,对情感的把控和情绪的宣泄,简直体现得滴水不漏,丝毫不输安藤樱这样虽然年轻、却吊打诸多同龄女演员的优秀影人。

《小偷家族》虽然缺乏是枝裕和在《幻之光》中具有的先锋性野心,或者他1998年《下一站天国》中,发自灵魂的想象力。但是这部电影在创新上所缺乏的部分,被它粗粝原始的人性光辉所弥补了。影片不求说教,也不够励志,但它是一部关于被遗弃之人的电影,它会萦绕在观众心里久久不散。这部电影要求人们反思各自的所属,以及他们的所得。你无法选择自己的家庭,但家庭是你永远要面临的一个选择,日日如此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